污污污www

“你是何人?”

仙鸣道人望着从凭空出现的大门之中迈步走出来的雄壮汉子,沉声发问,手中一直攥紧的一柄飞剑闪烁着淡淡的寒芒。

“神魂大天魔座下首席大弟子,斜山。”

雄壮汉子扫了仙鸣道人一眼淡淡道:“你就是南仙岛的副岛主仙鸣道人吗?滚开,我来这里不为杀戮,只为拿走一件东西而已。”

拿走东西?

仙鸣道人微微回头,看向自己身后的血池。

如果说这处制造融合怪的工坊内有什么东西是十分重要的,那就是他身后血池里那个了,对方居然是冲着这个来的?

仙鸣道人微微眯缝起双眼:“你们劫窟最初的目的,难道就是血池内的‘屏蓬’么?你们进攻南仙岛只是调虎离山?”

“呵呵,你倒不傻。”斜山冷笑一声:“知道了,就赶紧滚开,我没时间和你磨蹭。”

仙鸣道人眯缝起双眼道:“你们劫窟真是好大的手笔,就为了一头屏蓬,竟然拿五百名精锐劫窟修士的性命来实行调虎离山之计,可惜啊可惜,有贫道在此地,断然不叫你们得手了去。”

“五百精锐的性命?”斜山闻言嗤笑一声:“不过是低贱的人族而已,五百一千又有什么打紧,难道你们南仙岛就会在乎你们制造出的融合怪性命么?”

仙鸣道人双眼中寒光大盛。

清纯美少女午后慵懒私照

好哇,原来在劫窟眼中,人类就只是和他们南仙岛融合怪一样毫无意义的消耗品,当真混账无比。

眼看仙鸣道人身上真源绽放,斜山也攥紧双拳,在他的双手上,带着一对硕大的黑色金属拳套,这,应该就是他战斗时候使用的兵器了。

两名大尊级强者气息攀升,对冲到了一起,战斗,一触即发。

…………

“这,就是大海?”

仙域谭珊洲最南端,沧澜半岛尽头一处废弃的码头上,沐岚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一望无际的大海。

绝望之海,鸿毛不浮。

她从记事以来就一直呆在女丑空间内,陪伴师尊一起学习修炼,从来没离开过大雪山,更是没见过外界的景色。

如今和王欢一路走来,不但是看到了大雪山上永远不会出现的蓝天白云,更是见到了这震撼人心一望无际的滔滔海洋。

第一次见到波澜壮阔的大海,沐岚不由得心神被夺,呆呆的出神。

王欢、七月、林静佳三人如今正站在她的身后。

三人之中七月也是从来没离开过大雪山圣地的,如今也是头一次见到大海,微微的也有些发呆。

不过总算是她还记得自己要照顾林静佳的职责,没像沐岚那么吃惊震撼到呆滞。

王欢呵呵一笑:“头次见到大海么?这绝望之海不好,鸿毛不浮,只能依靠船只通过海洋去往椒丘洲,等到了椒丘洲,才算是进入了真正的仙域,不再与世隔离,到时候可看的可玩的东西可是不少。”

沐岚回头看了王欢一眼,双眼之中有着茫然畏惧,同时也有着一丝好奇和兴奋。

像极了一个头一次出门的小孩子模样。

女丑过世,凤族的幸存者们暂时留在女丑的空间内休养生息,就只有他们四人离开,要回去边城。

这一次大雪山之行,王欢经历的麻烦很多,但收获也同样巨大。

不但突破到了真正的尊级,而且还掌握了自己的疯狂法则,实力有了一个质的飞跃提升。

而且更加关键的是,他还得到了凤族储存数万年的无数收藏,有了这些东西,估计即便是劫窟攻城,下关也能坚持住数年之久了。

马上就要带着沐岚和七月去战火纷飞的边城了,王欢其实也挺想带着她们好好的在仙域转一转。

两个可怜的姑娘都是从来没离开过大雪山的,仙域的热闹繁华她们从不曾感受到过。

但是可惜,战事吃紧,时间不等人,他终究还是要快速赶回下关坐镇的。

沐岚看了一会大海,扭头问王欢道:“我,我们着急离开么?”

王欢温和一笑:“急也急不来的,这绝望之海上空除非大天尊,否则不能飞行,我们只能在这边等待船只,所以你想的话,去玩玩水吧。”

可以玩水吗?

沐岚兴奋了,但又有点害羞矜持,但最终扛不住自己对于大海的兴趣,脱去鞋袜,小心翼翼的走到海边,用自己白嫩嫩的小脚丫子小心翼翼的沾了点海水。

七月看得心动,同时林静佳也呜嗷的欢呼一声,就要朝海水中冲,被她一把死死抓住。

王欢看看七月心动的样子微笑道:“你也去吧,带着静佳一起,不过小心别叫她真的跑到海水深处去了,绝望之海可无法游泳。”

七月闻言点点头,带林静佳一起到了海边,为她脱去鞋袜,三个女孩儿就在海水中嬉戏打闹起来。

王欢自己倒没下水,坐在沙滩上面悠然的看着这美好的一切。

要是是不需要战斗就好了啊。

要是这世界没有劫窟的威胁,他就这样带着林静佳、七月和谢芳菲她们几个女孩儿找一处世外桃源般安静美好的所在,就这么平静的过舒心日子,那该多好。

这样想着,王欢忽然感觉一阵疲倦。

原本坚如精铁的身体也微微发酸发胀,还是有后遗症的。

他催动疯狂法则战斗结束之后,身体会感觉无比疲倦。

这种疲倦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疲倦,即便是大成了的阴阳两煞体也无法恢复,这更像是一种本源上的,灵魂和身体共同的疲倦。

王欢不由得就那么大字型的在沙滩上躺平,脑袋枕着双手。

难得的悠闲时光啊,就这样好好的休息一下,等待船来好了。

如果真的还有船敢在这时候来这沧澜半岛的话。

沧澜半岛可以说是谭珊洲和外界唯一的交通枢纽,谭珊洲的人想要出去,或者是外面的人想要进来,都得走这条路线。

所以渡船什么的平时可是不少,只是不知道如今凤族圣地出现了如此剧变后,还有没有渡船敢来到这沧澜半岛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