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2pudcn

燕捷叹息一声,脱掉了外套,“没有听错,是真的有人在哭,那个人还是孟境,为了他的前女友在哭呢。”

杨琪琪就愣住了,她知道之前卢杉杉一直在纠缠孟境,但是孟境从来不承认她是他的前女友。

除此之外,孟境的私生活,杨琪琪不感兴趣,也都不清楚。

“我记得孟境不喜欢卢杉杉啊,现在为什么还是为了她哭啊?”杨琪琪懵逼。

燕捷摇了摇头,“这个人不是卢杉杉。”

杨琪琪的好奇心顿时就被勾起了,“嚯,还另有其人啊?是谁?我认识吗?他哭的话说明还没有忘记他的前女友呀,如果我认识的话,我就帮他撮合撮合。”

燕捷笑了笑,揉了下杨琪琪的头发,“我的小媳妇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八卦了,既然想听我就讲给听。”燕捷坐在杨琪琪身旁,牵着她的手,语气柔柔的,“和顾沫的关系不错,想必顾沫应该认识这个人。当年选影后的时候,她也是入选者,不过最后还是落选了,从那时候

起她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息影了?”

“准确说是悄无声息的消失了。外界对她有很多猜想,可没一个证实。”

“她是谁?”

“洛涵。”

皮肤嫩白宅男最爱的美姿

杨琪琪听到这个名字后若有所思,“我好像听说过,但是不太了解她的事情,我来百度看一看。”

说着,杨琪琪就拿起了手机,搜索洛涵。

关于洛涵很火的事件,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近期根本就没有她的消息。不过倒是还有一些铁杆粉在寻找她的踪迹。

在洛涵关系表这一列,她的前男友显示的也不是孟境,而是一个叫祝枭的人。

杨琪琪摩挲着下巴,“祝枭?这个人我倒是没听过。”

当她好奇的点开他的名字,却是一片空白。

现在互联网这么发达,洛涵当初又那么火,如果真的是她的前男友,他不可能一点资料都没有的。

而且一片空白,看起来像是被人特意处理过一样。杨琪琪咬着指甲,皱眉说道,“好像不对劲哎,洛涵的前男友这一栏只有他这一个人,可是关于他的消息一点都搜不出来,如果没有他的消息,网上也会出现一些杂乱的文

章,憋也能憋出他的名字。可是关于他名字这两个字,是被抹得干干净净。说这其中是不是有蹊跷?难道洛涵的失踪和他有关?”

杨琪琪其实就是一个很敏锐的女人,她的问题并不代表什么,只是随口发问的。

正是这么一问,勾出了燕捷的怀疑。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一个人莫名其妙消失了三年,不是自己出了问题,那就是人为。老婆,这也太聪明了。兴许这是查出洛涵下落的一个突破口呢。”

“别夸我呀,我就是随便问问的,我也不确定。而且这个百科谁知道是不是真的,也许是撰写的时候出了点问题。不过听这个口气,似乎要查出她的下落。”

燕捷颔首,认真的说,“我答应了孟境,我看他对这个女孩确实很上心,作为兄弟我应该帮帮忙的。”

“合着他在楼下哭的死去活来的,就是为了她呀,真没想到他竟然是个痴情种,我看他平时嘻嘻哈哈的好像没心没肺一样。”

燕捷笑了笑,摸了摸杨琪琪的头发。

没过多久,吴颜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为了确认孟境不在燕捷的身边,以免过度伤心,吴颜还特意问了问孟境的现状。燕捷让他有话就直说,吴颜便解释道,“燕董,不对劲啊,关于洛涵的资料怎么一点都查不出来了?能查到的只是网上那些花边新闻之类的,关键那个查出来也没什么用,

我们真正想查的东西似乎被一种力量给阻拦了。这种感觉就好像,那个人知道我们会查洛涵,所以提前设下了防备,让我们无机可乘。”

“还有这种怪事?”燕捷愣了愣。

杨琪琪灵机一动,立即对电话那边的吴颜说道,“如果查不到洛涵的话,那去查一下祝枭,不确定管不管用,但是总要试下的,我很怀疑这个男人。”

吴颜收到指令,立即就去办事了。

“还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我们先不要把祝枭这个人告诉孟境,避免他起了疑心,去做一些想不开的事情。”燕捷招呼着杨琪琪。

杨琪琪点点头。

燕捷洗漱去的时候,杨琪琪和顾沫开始了视频聊天。

自从顾沫搬出去之后,想和江暮深有一个小家,两人就很少见面了。

视频里面还有江儿,杨琪琪挺喜欢这个孩子的,跟他打了个招呼,“小朋友好啊,有没有想阿姨?不对,应该说有没有想姐姐!”

江儿笑嘻嘻的,和杨琪琪闹腾了一会,江暮深就带他去洗澡了。

顾沫拿起手机对准了自己的脸,冲着杨琪琪扮了一个鬼脸,“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了,聊一些私事吧,最近和燕捷怎么样啊?”

“都挺好的,和江暮深呢?带着一个孩子应该还习惯吧?”“挺好的,先培养一下带娃的经验嘛,毕竟以后和暮深还要生个宝贝呢。关于网上的流言我都看了,的身体不舒服,但千万不要放弃,相信早晚有一天会怀上燕捷的孩

子。”顾沫看着杨琪琪的眼神很担心。

一想到之前和顾沫还是对手的时候,杨琪琪就忍不住笑了。有一句话说的很有道理,当的朋友变成了敌人,会很清楚的软肋在哪里,比一般的敌人还要难对付。但是当的对手变成了的朋友,就会成为一个非常知心的朋友

,他知道哪里最脆弱,根本就不会去伤害。

“就不要再担心我了,我最近挺好的,对了,我想向打听一件事情,三年前洛涵失踪的事情,应该知道吧?们当时都在竞选影后,她落选了。”

提到洛涵,顾沫的表情瞬间就起了变化。“那个女人可猖狂了,比我以前还要猖狂呢,我自己都觉得以前的自己非常的讨人厌,可想而知,她比我还要狂,比我更讨厌,关心她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