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内鬼请放心开车入口

“恒星之子!”虽然已经习惯了在维纶世界看到那些宇宙种族的遗骸,但眼前这个宇宙种族的遗骸依然让雷欧感到无比震惊,心中更是在猜疑在他死亡的那段时间里面,宇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恒星之子是地球联邦给这个宇宙种族起的名字,这个宇宙种族有自己的名字,那种名字是一种超高频的光波,如果由恒星之子展现出它们自己的名字,那么这个名字所产生的力量就足以毁灭一个小行星系。

如果以整体种族的力量来衡量,要评出宇宙中最强大的种族的话,那么恒星之子当之无愧的会被排在第一位。

因为恒星之子不仅仅是非常稀有的能量生命体,而且它们的能量也非常巨大,在刚刚出生就可以和恒星相媲美,因为它们就是恒星转化而成的。

对于最早的恒星之子是怎么出现的,就算是最高议会那些最古老的生命体都不清楚,祂们只是知道当一颗恒星拥有了某种特质之后,老的恒星之子就会出现在附近,给予这颗恒星某种智慧种子,启发恒星的智慧,让它产生出生命意识体。

在恒星之子产生后,恒星之子从蕴育自己的那颗恒星中脱离出来,取走一部分恒星能量作为身体,然后离开那个星系,进入宇宙深处游离,而剩下的恒星会变回到普通的恒星,只是因为能量减弱的缘故,恒星大多都会进入衰竭期。

所以每一个恒星之子的产生都意味着那个星系所有的生命都将会灭绝,这也使得恒星之子又有着灭绝之子的名称。

恒星之子存在的目的似乎就是为了增加族群数量,祂们游荡在宇宙中,不会参与任何宇宙文明的战争,祂们只会在自己受到伤害的时候反击。

只不过,很多时候那些攻击祂们的宇宙文明也同样是为了保卫家园而做出的反击。

因为恒星之子的能量辐射非常强大,祂靠近任何一个有生命体的星球时,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都会对那个星球的生命造成毁灭性的破坏,所以为生存、为了所居住的星球,那个星球上的宇宙文明就肯定会主动攻击恒星之子,阻止其靠近,而攻击的最终结果往往都是以文明毁灭而告终。

所以,在宇宙中所有知道恒星之子的宇宙文明,都会在恒星之子到来之前,提前离开那个星系,等恒星之子离开后,在重新回去。

恒星之子非常强大,几乎每个恒星之子都拥有相当于欧米伽级高等生命体的力量,但祂们却并不是欧米伽级高等生命体,也永远不可能是欧米伽级高等生命体,因为祂们与生俱来的庞大能量,就像是一堵围墙一样彻底的挡住了恒星之子的进化之路,祂们唯一能够做的只有不断的累积能量,直到有一天化作一颗新的恒星。

会不会想天天想着你

恒星之子的数量很少,根据宇宙最高议会的统计,恒星之子的数量在十九到二十四之间。

因为不是欧米伽级高等生命体,所以恒星之子哪怕拥有强大的能量,只要没有成为新的恒心,祂们都会因为寿命耗尽而死亡。

死亡后的恒星之子身上的能量都会逸散,只剩下一个蕴含了暗能量的残骸,而这个残骸就是雷欧眼前见到的这副。

雷欧之所以能够一眼认出这具残骸,是因为地球联邦也拥有一具同样的残骸,所以有一些人类起源学的学者认为,地球上之所以会出现智慧生命,是因为恒星之子曾在地球死亡,其逸散的生命能量造就了地球的生命进化,而这种能量也同样毁灭了地球的邻居,火星上的一切生命。

只不过,眼前这具残骸和地球联邦那具恒星之子的残骸又有着本质的区别,地球联邦恒星之子的那具残骸,即便过去了数亿年,它依然有着极强的暗能量,是地球联邦研究暗能量的核心物品,但眼前这具残骸却什么能量都没有,就只是一具普通的化石残骸。

会出现这种情况无非是两种,一种就是残骸已经存在很久时间了,久到已经足以让任何能量都衰竭消失,而另一种情况则是有某个强大的存在吸收了这上面的能量。

相比起第一种情况来,雷欧更倾向于第二种,因为数亿年的时间地球联邦那副骨骸上的能量都没有衰竭,这副骨骸除非是比地球联邦那副骨骸存在更长时间,而且这个更长是以十倍计算,否则也不可能衰竭到一点能量都不剩。

既然否定了第一种,那么就只剩下了第二种,但第二种同样也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恒星之子死亡后蜕变的暗能量就算是宇宙最高议会中以恒星为食的恒星吞噬者也无法吸收,其他欧米伽级高等生命体就更别提了,而维纶世界又有谁能够吸收这么庞大的暗能量呢?

雷欧站在了那副恒星之子的骨架下面,顿足良久,意识则沉入思考之中。

“很让人感到震撼,对吧?”这时,忽然有个穿着华丽、相貌英俊的陌生人走到了雷欧身旁,也抬头看着这副骨骸,沉声说道:“真的很想知道这副骨架生前的样子。”

雷欧从沉思中恢复过来,转头看了看这个自来熟的青年,平淡的说道:“你肯定不会希望见到,因为当你见到的那一刻,你就已经死了。”

“那可不一定。”青年笑着说道。

雷欧没有反驳,在他看来也没哟必要反驳,因为别说是一个血族了,就算是传说中的半神血族,如果出现在恒星之子面前,恐怕也会被活活烧死。

不错,出现在雷欧身边的是一名血族,虽然看上去像是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但他的实际年龄或许已经几百岁了,因为雷欧能够感受到他身上的能量波动与其他血族那种能量波动不同,非常凝实,而且相当于四级灵能者,这显然需要很长时间的积累才能够形成。

这名血族看得出雷欧的不以为然,于是又说道:“你似乎不相信我能够在这种怪物面前逃走?”

雷欧看了看对方,反问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血族愣了愣,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等你弄明白这是什么东西后,在说那样的话吧!”雷欧转身一边朝博物馆内侧走去,一边说道:“否则你所说的那句话,在别人看来不过是一个无知的笑话而已。”

看着雷欧消失在拐角入口处的背影,血族不禁愣了半天,然后笑了笑,他并没有因为雷欧的嘲讽而恼怒,反倒觉得很有趣,快步跟了上去。

雷欧这时候已经走入到了正式的藏馆里面,因为有了恒星之子这么一个先例摆在外面,所以他对藏馆中那些声称是怪物的骨骸也有了心理准备,在进门后,视线在宽敞的藏馆中粗略的扫看了一下,藏馆中每一具拼装好的骨骸都被他看在眼中。

在雷欧的认知中,这些骨骸绝大部分都拼凑错误了,因为这些骨骸不像恒星之子那样有着相对完整的骨骸,这里所有的骨骸都是一些散乱的小骨头,考古学者和古生物学者只能够根据维纶世界生物的骨骸组成规律来拼凑这些骨骸,但实际上这些骨骸的拼凑方法有别于正常的生物,甚至有两三个外形类似的骨骸也被拼到了一起,当成了一具骨骸。

不过,雷欧拥有大量外星种族的骨骸资料,所以当他看到藏馆中的这些骨骸时,他很轻易的就在脑子里把它们都分解了,然后重新归纳、整理、还原成本来面目。

“七千六百七十三具!”在脑中的骨骸数据还原的同时,雷欧也忍不住感到惊讶。

正如他所料的那样,藏馆中每一具骨骸都是来自于宇宙各个文明种族,而且也都是宇宙中颇为有名的文明种族,最为重要的时这些种族所属的文明也都是宇宙最高议会的成员,几乎涵盖了三分之一。

“你能够分辨出这些骨骸的来历?”这时候,那名血族跟了上来,看到雷欧的脸上的神色时,不由得惊讶的猜测道。

雷欧看了看对方,没有说话,迈步在藏馆内慢慢的走动着。

那名血族似乎不愿意就这样放过雷欧,跟了上去,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道森·奎梵,是这间博物馆的馆长。”

雷欧闻言,稍微听了一下脚步,转过头看了看对方,然后又继续迈步向前行去。

这个奎梵家族的血族并没有在意雷欧表现出来的冷淡,依然跟了上去,并且一直都跟在雷欧身边向雷欧介绍这里每一具骨骸挖出来的情况,包括重新组合骨架的过程,仿佛这些事情他都亲身经历过一样。

不知不觉中,雷欧就已经讲这个藏馆逛遍了,不过他并没有立刻前往下一个维纶世界稀有物种藏馆,而是停了下来,忽然转头朝身旁名为道森的血族,问道:“当初挖出这些骨骸的同时,应该还挖出了其他的一些东西吧?”

听到雷欧的话,道森愣了一下,然后笑道:“看来你真的知道这些骸骨的来历。”跟着点头承认道:“的确是还有其他的东西。”

雷欧稍微沉默了一下,又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对吗?”

“是的,毕竟作为最后的高塔巫师,阁下的名声在暗世界可不低呀!”道森也没有否认,点头承认道:“不过知道阁下相貌的人却并不多,我也是通过特殊的渠道知道阁下的行踪和外貌。”

“你就那么肯定我知道这些东西的来历?”雷欧又反问道。

“我并不知道,仅仅只是因为刚才的情况而猜测。”道森摇了摇头,然后如实说道:“其实阁下没有来博物馆的话,我也会亲自去阁下下榻的酒店找您,因为有人推荐阁下,认为阁下是唯一一个可以解答我多年疑问的人。”

“你找我干什么?”雷欧问道。

道森微笑说道:“阁下刚才已经说了我找你的原因。”

“和这些骨骸一起出土的物品?”雷欧皱了皱眉头。

“是的。”

雷欧稍微想了想,问道:“能够告诉我,是谁推荐的我吗?”

“希尔维亚小姐。”道森没有隐瞒如实说道。

“希尔维亚?”雷欧愣了一下,充满质疑的看着对方,说道:“你在说笑吗?据我所知贝尔蒙特家族和你们血族的关系似乎并不是很好,虽然称不上是死敌,但见到也绝对会大打出手,她怎么可能会向你推荐我?”

“我想可能是因为这个。”道森从怀中取出了一个黄铜制的小徽章。

“异闻学会?”雷欧稍微一怔,对道森是异闻学会成员一事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讶,因为想到过去奎梵家族为了白天鹅堡邀请了不少异闻学会的学者进行研究,所以道森肯定也接触过异闻学会的学者,受推荐成为异闻学会的成员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但道森竟然能够成为异闻学会的黄铜长老倒是让他感到有些意外,在他记忆中,黄铜长老已经是异闻学会最高等级的成员了,伦勃朗老人就是其中之一。

“带我去看看你们挖掘出来的那东西吧!”既然有希尔维亚的推荐,又有异闻学会这层关系,雷欧没有再拒绝帮忙,朝道森说道。

“这边请。”道森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然后在前面带路,领着雷欧从侧面走入到了旁边的一个小塔楼中,并且再领路的同时,他还问道:“请问一下,刚才那个藏馆里面的骨骸是不是有问题,我见到阁下看到那些骨骸的时候,始终是皱褶眉头的。”

雷欧直接了当的说道:“除了入门的那个骨骸以外,藏馆里面其他所有的骨骸都拼装错了。”

“啊!?”雷欧的话,让道森不由得打了个踉跄,他转过头来,看着雷欧似乎想要在对方脸上看出说笑的样子,但雷欧却并没有显露出任何笑意。

“怎么可能错了?要知道那可是用了一百多年,上千名古生物学者研究后才拼装完成的。”道森忍不住反驳道,毕竟这些骨骸的拼装过程,他也曾亲身参与过,这也被他认为是最骄傲的事情之一,可现在却被雷欧给盘否定了。

“很简单,从一开始给你们做参考的原始骨骸构造就是错的,它们不是来自维纶,是来自……”雷欧说着话,指了指天空。

第七白零五章 各种遗留物

“果然这样、果然这样,我就知道我没有错。”直到进入道森专属的办公室,他都在说着同样一句话,脸上的兴奋溢于言表。

在办公室中,他示意雷欧随意坐,然后走到了一旁的酒柜中,拿起一瓶酒,拿出两个杯子,准备给自己和雷欧倒一杯。

不过,要倒的时候,却又觉得这瓶普通的果酒似乎有些低级,所以又放到了一旁,从柜子上方一个小隔间里拿出了一瓶装满金黄色液体的美酒。

虽然雷欧对酒了解得不多,但他也知道这瓶金黄色的美酒是有着神血之称的、世界最顶级的美酒,这种美酒只酿造了一次,那次只出产了七瓶,其中三瓶献给了神灵,剩下的四瓶在进行第二次献祭之前,被人给偷走了,直到今日也不知道其下落,但在黑市这酒的价格已经达到了一个超乎想象的高度。

如今,道森将这瓶酒拿出来享用,无疑说明了他此刻的心情是何等的激动和愉快。

“他们都说我疯了,现在证明我没疯,我才是正确的。”道森端着两杯酒走过来,一边说着,一边将其中一杯递给雷欧。

在雷欧接过那杯酒的时候,他就将自己手中的酒给一饮而尽,跟着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仿佛仿佛只有这样喝酒,才能够缓解他此刻激动的情绪。

雷欧浅浅的品尝了一下这杯已经传得神乎其神的绝世美酒,或许是因为本身不是什么好的品酒师,他并不能从这杯酒中感受到任何与之价格相符的地方,所以喝了一口后,他就将酒放到了面前的茶几上,然后上下打量了一下道森·奎梵。

一开始,雷欧还没有认出这个道森·奎梵是谁,但刚才道森自言自语的那些话,却让雷欧想到了自己在希尔维亚提供的资料中,看到的一个血族资料,三叉戟镇的疯奎梵。

有关疯奎梵的资料并不多,只是提到他当年最有可能接替奎梵家族族长位置的人,而且其博学多才也是公认的,只是他不愿意接受奎梵家族的血洗礼仪式,再加上犯了一些错误,而被剔除除了继承人名单之列。

就在雷欧回忆有关疯奎梵的资料时,道森已经将那瓶昂贵的美酒给喝了,而他激动的情绪也稍微平复了一点,随后他转身走到了房间的书柜旁,开始在一堆杂乱的文件夹中翻找起来。

“找到了!”过了一会儿,道森惊喜的叫了一声,然后,便看到他拿着一个很陈旧的皮质文件夹,从一堆文件中钻了出来,然后快步走到了雷欧面前,将文件夹打开,一边迫不及待的将里面一张张精美的画拿出来,一边解释道:“这是当年挖掘那些骨骸时的现场,我把当时的情景都画下来了,这是当时发现正厅那个巨大骨头时的景象,这是挖掘时的景象……”

雷欧从道森手中接过一张张精美到如同相片一样的画作,仔细的看着上面所提供的信息。

不得不说道森对当时场景的记录非常仔细,不仅仅记录了所有人都关注的主要物体,比如那些被当作怪物的残骸,他也记录了出现在场景中的其他细小物品,比如一些夹在在淤泥中的一些金属片。

对于当时的人来说,这些金属片是意外之喜,他们不需要直到这些没有任何花纹的金属片的来历,他们只需要直到这些金属片熔炼后的金属能够有多坚硬,能够产生什么效果。

但对于雷欧而言,这些被仔细描绘出来的金属片却代表了特殊的意义,只是他实在无法相信自己的猜测,需要看到实物以及其他证据后才能做出更进一步的判断。

不过,很快他想要的证据就来了,道森慎重的抽出了一张画作,然后认真的说道:“这是当时挖掘现场中,挖掘出来的最大人造物,应该就是您刚才所说的其他物体。”

接过画作的雷欧眼镜只在上面瞄了一眼,就已经立刻有了答案,他之前的猜测是真的,这也让他可以确定宇宙肯定发生了大事件,甚至可能是一场波及整个宇宙、就连宇宙最高议会也卷入其中的战争。

“你知道这是什么,对吧?”雷欧并没有掩饰他看到图片上的物体后,所显露出来的震惊神色,一旁的道森很轻易的就察觉到了雷欧的一样。

“是的,我知道这东西。”雷欧点点头,随后用地球语的称呼,说道:“最高议会巡察舰,这就是它的名字。”

“最高议会巡察舰?”道森显然不懂得这个地球语名称的含义,但他依然能够非常完美的模仿出读音来。

雷欧没有更进一步的解释,而是自顾自的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宇宙最高议会每过一百万年都会派出一艘由宇宙最高议会所有成员的种族个人所组成的巨型舰船,在宇宙各个文明之间巡视,地球联邦称其为最高议会巡察舰。

这艘巨型舰船不仅仅是宇宙最高议会的最高科技结晶,而且舰船里面的成员中绝大多数也都是强大的灵能者,甚至不乏欧米伽级的高等生命体。

这样的巨型战舰仅仅一艘就足以毁灭绝大多数宇宙文明,所以这艘战舰的安程度也是可想而知的。

雷欧曾经在一份有关最高议会巡察舰的资料中,看到过这艘巨舰是如何毁灭一个星系的,也看到过这艘巨舰是怎么在边缘地带那些宇宙海盗的围攻下轻松解决那些海盗舰队的,当时地球联邦的核心科学家曾做过一个评估,如果这艘巨舰想要毁灭地球联邦,以地球联邦现有的军事力量,最多只能够抵挡七个宇宙时,然后就会面溃败,而巨舰毁灭太阳系只需要五秒。

然而,就是这样一艘站在宇宙科技、战力顶端的巨舰如今却已经变成了些残骸,舰上的乘客都变成了一堆骨骼化石,残骸只剩下了一堆碎片,加上一个有着宇宙最高议会标识的超粒子引擎残骸。

“这也是来自于天上的?”在雷欧陷入到沉思的时候,道森忍住了自己的好奇心,没有立刻追问有关那件物体的细节,但他见到雷欧一时半会没有恢复过来的打算,便再也忍不住了,走到了雷欧对面的椅子坐下急声问道。

虽然思绪别打断了,但对雷欧的影响并不大,他需要思考的问题、查看的资料都已经解决了,就算没有道森打断,他也会很快从沉思中恢复过来。

面对道森的提问,雷欧并没有具体的解释,而是点点头,说道:“是的,是来自天上。”

“您等等,您等等!”听到雷欧的话,道森又立刻回到了自己杂乱的书堆中,重新翻找了一遍,又拿出了一份更加陈旧的文件,然后他又从文件里面抽出了一张图,递给雷欧,问道:“看看这也是来自天上吗?”

雷欧接过那张图看了看,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神色还是不由得愣了愣,因为他对图上所画的东西实在太了解了,他就是在那里出生、成长起来的,那对过去的他来说就是母体一般的存在。

“生物调试舱!”看到这久违的物体,雷欧忍不住用地球语念诵道。

“生物调试舱?”一旁的道森也跟着念诵了一下生物调试舱的名字,他虽然不懂得其含义,但他却能够从发音等细节,确定这个名字和之前那个天上物品的名字是同一种语言,听到这里,他有些苍白的脸上露出了异常的血色,脸上无比兴奋的说道:“它也是天上的物品,对吧?它也是天上的物品,对吧?”

看到道森这异乎寻常的情绪波动,雷欧皱了皱眉头,疑问道:“这东西对你们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听到雷欧的询问,道森怔了一下,逐渐冷静下来,脸上浮现出犹豫的神色,在办公室内走动了一下,最终才做出决定道:“这是我们族群的一个秘密,照理说我不能够透露出来的,不过如果我想要解开困扰我们族群的问题,那么我就必须要告诉您这个秘密。”说着,他注视着雷欧,说道:“虽然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但我觉得我能够信任您。”

雷欧摇了摇头,说道:“如果这个秘密让阁下为难的话,我觉得阁下没有必要说出来。”

“没关系,这个秘密也不是什么大问题。”道森似乎想通了说道:“这个东西是我们族群的起源,血族的始祖就来自于这东西。”

雷欧闻言,怔了怔,一脸惊疑的看向道森,沉声问道:“你们血族的始祖来自于这东西?”

道森点点头。

“能够让我看看这东西吗?”雷欧又问道。

“这个……”道森虽然不在意这东西,但对于血族来说,这东西就是圣物一般,就算是血族内部的人也不一定能够被允许看,更何况雷欧这个外人了,另外更为重要的一点是雷欧是高塔巫师,要是他从这件圣物中发现了血族的弱点,那么对整个血族都会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如果不行的话,也没关系。”雷欧看得出道森的为难,他转而问道:“狼人那边是不是也有一个同样的东西。”

在这句话问出来后,道森一脸不悦的看着雷欧,然后撇了撇嘴,说道:“我会联系族里面,试试看能不能让你看那东西。”

“那就麻烦你了。”雷欧并不是很在意,因为从道森的态度他不难确定,狼人那边肯定也有一个相同的调试舱,如果他没有在血族这边看到调试舱,那么狼人那边也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道森随后也放开了,他不断的从文件堆里面找出一本本陈旧的文件夹,拿着文件加里面的资料来询问雷欧各种问题。

这些资料都涉及到了史前文明遗迹,而且不仅仅只是遗迹上的花纹,还有打量宇宙文明的遗留物。

不得不说,这些遗留物的资料中,有不少都让雷欧感到意外,因为其中不少遗留物都是来自于一些宇宙高等文明,这也让雷欧对维纶世界愈发感到疑惑了。

在此之前,雷欧一直都认为维纶世界是威雅人在恶魔星云中开辟出来的一片试验场,而这个试验场和亚空间相连,甚至可能是亚空间的一部分。

然而现在看到这么多来自不同宇宙文明的遗留物,让雷欧感觉到事情或许并不像他猜测的那样,而且这些来自不同宇宙文明的遗留物更是让雷欧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了一切终结之地。

“你是哪里学到这些知识的?”在雷欧和道森就一个遗迹上的花纹含义讨论一番后,道森忽然朝雷欧问道。

“迷雾。”雷欧随口胡诌了一个答案。

但道森却当了真,他一脸震惊的看着雷欧,惊声道:“你进去过迷雾了?”

“你知道迷雾?”雷欧也愣了一下,朝道森看了过去。

道森沉默了一下,说道:“我曾经进入过莫桑大陆的荒原,并在那里迷失了方向,之后花了将近一百年的时间才走了出来,在那一百年的经历,让我确定我们的世界是一个被迷雾包围的世界。”

“你去过荒原?”雷欧看向道森,确认道。

道森对自己的那段经历颇为自豪,还故意强调道:“不仅仅去过,而且还待了一百年。”

“荒原到底是什么样的?”雷欧又问道。

道森迟疑了阿一下,摇了摇头,极为遗憾的说道:“忘了。为了出来,我应该付出了一些东西,有关荒原的记忆应该就是其中之一,我现在唯一能够清楚记得的就是世界被迷雾所笼罩,至于荒原内部到底有什么东西,就都记不起来了。”

听到道森的话,雷欧也同样遗憾的叹了口气,同时也失去了继续留在这里和道森探讨史前文明遗物的兴趣,于是便站起身来,表示不打扰了。

见雷欧已经露出去意,道森也没有阻拦,今天他从雷欧这里收获了不少东西,也需要一段时间来消化。

于是,他便送雷欧离开了办公室,只是在离开的时候,他忽然叫住了雷欧,然后回到办公室,过了一会儿,就走了回来,并且将一个盒子递给雷欧,说道:“雷欧阁下今天帮我解开了不少困扰多年的问题,我也没有什么好东西报答阁下,从阁下的话中意思,有打算去荒原,这东西就送给阁下吧,说不定能够用得上。”